组建国家数据局,数据要素价值凸显

2023-04-23 18:56 浏览量:489

3月7日,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其中提到组建国家数据局。负责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规划和建设等,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管理。


 

 
 

从新闻披露的信息看,新成立的国家数据局未来将成为我国数字化建设的具体执行机构,主要职能包括:

 

1. 负责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

2. 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

3. 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的规划和建设

 

从职能上看,“数字化建设”包括“硬件”的数字基建和“软件”的数据资源体系两大部分。

 

“数字基建”比较好理解,是近几年一直在进行的新基建的一部分,包括之前大力推进的云计算,东数西算等。

 

最值得关注的是“数据资源体系”,这既是一个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又有很多落地的执行工作。这些职责以前分属发改委和网信办,前者主要是推进数据要素基础制度建设;后者主要负责协调推动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信息化,比如各种APP提供的便民信息查询服务,还有智慧城市建设,以及信息资源跨行业跨部门互联互通。

 

实际工作,这两个部门之间的职责并没有明确的界限,有大量跨部门的工作,所以这一次,相关职能并入新成立的国家数据管理局,将大大降低沟通协调成本,加速数字中国建设。


 



 

01 数据为什么是生产要素?


 

“数据资源体系”相比数字基建而言,出现了“资源”两个字,意味着要把数据变成类似土地的资源,成为能够独立创造价值的生产要素。

 

过去的经济学总结了4种生产力要素: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但到了信息时代,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数据是第五种生产要素

2020年4月9日,国家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了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这五大生产要素,并对五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改革提出纲领性的建议。

 

前四大生产力都与政府部门一一对应,土地对应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技术对应科学技术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劳动力对应的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资本对应财政部、人民银行、国家金融监管总局以及证监会,等等。数据自然也要对应一个部委,即新成立的国家数据局,级别上目前还只是国务院直属机构,未来还可能升级为“数据总局”或“数字资源部”。

 

为什么数据可以成为第五种生产要素呢?

 

人在信息时代,无时无刻不在产生数据,比如说你今天上午开车到医院看病,被路边的摄像头记录下交通路况数据,你个人的出行导航里有行车数据,医院留下你的病症和用药数据。

 

只不过,过去这些数据仅仅是孤立的数据,行车记录仪保存几个月就删了,个人的出行数据没有任何价值,而医院的数据就算被保存下来,也只是死的。

 

目前已经能用起来的,只有出行导航的行车数据,把无数人的出行数据汇集起来,可以提示道路拥堵程度,这些数据与其他数据汇集,又可以用来分析一个城市的运行轨迹等更多信息。

 

路况数据,目前也部分被城市大数据中心利用起来,称为“城市大脑”,实时扫描,实时调整,配合增设可变车道、增设潮汐车道、设置分流屏等手段,降低拥堵,车流提速。

 

但路况数据的作用并不仅仅是交通,理论上可以和其他部门的数据打通,实现更大的作用。

 

现在的数据利用往往仅限于拥有数据的本部门,最典型的是医疗数据,利用程度就非常低。

 

举个例子,你到医保局去办事,会发现医保只有一些涉及医保的药品信息,并不知道你在医院的其他医疗数据。

 

想要让数据产生价值,就需要让数据互联互通,各个维度的数据相互验证。

 

很多人设想,我们所有医疗信息汇总到一个部门,建立居民健康电子档案,一家医院的检查数据,可以在其他医院被看到,更方便医生全面掌握我们的身体状况,然而由于涉及个人隐私,现在医保和医院之间的信息都没有打通,甚至连医院的各部门也没有打通,医院之间的信息打通更是遥遥无期了。

 

数据的价值在于联通,它有无限供给的规模效应,需求越多,价值越大,数据还有网络价值,1+1>2,数据越丰富,价值越高。

 

比如水泥、钢铁、玻璃、铝合金等等生产数据,单一看只是行业信息,但汇集起来,就是房地产从开工到竣工的完整周期信息。

 

所以,想要让数据产生价值,就要让数据汇集起来,形成大数据,才能体现出来一些结构化的特征,才能最大程度地挖掘其中的信息。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要数据互联互通,之前已经有一些互联网平台公司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已经产生了很多成果,很多城市的政务中心都是与这些互联网平台合作建设的。国家数据成立后,政府承担的角色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呢?



 

02 数据要素市场现状与挑战


 

虽然国务院在2020年就将数据列为重要生产要素,积极培育数据要素市场,但在组织制度、市场机制、技术体系方面发挥数据要素的价值还存在诸多挑战:

 

 

数据要素服务的制度不健全
 

 

尚未形成统一的数据确权、定价、交易、权益分配、安全等基础制度。在政务领域,跨委办局、垂管系统的数据共享一直是难点,数字化建设从国家到省到地方一直没有统一的建设部门,虽然各省有大数据局,但由于管理职能的限制,数据打通依然困难。通过国家数据局有望打通各垂直行业的数据壁垒,加大数据的共享开放。

 

市场机制尚无法满足流通交易需求

 

当前数据要素流通市场单一,通过大数据交易所挂牌数据较少,从量和质上都无法满足数据市场的需求。同时,市场上存在大量的场外数据交易,缺乏有效监管和安全保障。整体上来看,数据要素流通缺乏以政府为主导、市场化的数据要素交易机构和服务平台,进行有效的数据归集、加工、供需对接,实现数据升值、数据变现,同时满足监管和安全要求。

 

数据的供需对接不畅

 

数据的需求方和数据的拥有方当前没有合适的发现对接机制,市场没有形成上下游的关系。专利权和著作权有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数据权益当前缺少相应法律法规的保护。由于数据易复制的特性,数据提供给其他实体后,两者是价值关系,而不是一次性收益,如何确保应得的收益,获得持续的收益流。

 

数据要素服务的技术体现尚未成熟

缺少数据价值化的实践

 

从数据治理到数据应用的路线并不清晰,利用数据进行流程优化、决策优化的实践还比较少,需要打通数据的上下游及数据的供给和需求。各级组织及企业对数据要素流通的理解也不一致,企业也纷纷开发基于自身的数据要素流通解决方案。


 

 

03 数据要素市场的作用


 

数据也需要有一个可交易的市场,让有数据的企业(主要是国有企业和政府)能获利,让需要数据的企业能方便的买到合法合规的数据,所以很多人把数据交易比喻成信息化时代的土地流转。


 

 

数据在产业链中的价值
 

 

很多人认为,数据要素市场的建立,可以让政府从土地财政转变为数据财政,对应着国民经济从土地经济到数字经济。

 

这个判断可能有点言之过早,能不能成为地方政府新的财政来源,取决于具体最后能形成多大规模的市场,一方面取决于需求,一方面取决于交易的效率,这两者,后者决定前者。

 

而交易效率和更多的可交易数据,取决于几件事:

 

数据确权:就是数据的所有权、使用权的明确,类似土地市场,只有确权后的土地,才能流通,才有价值。

 

数据采集、数据清洗:把敏感的个人隐私信息去除,变成结构化的大数据,才可以交易。

 

数据标准化,数据标注:让一些图像视频类的数据,变成标准化的可用数据。

 

数据入表:就是把有价值的数据作为无形资产,进到资产负债表里面,带来一波企业资产负债表的扩充,目前财政部已经发布了《企业数据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进入具体细则的阶段。

 

数据定价、数据交易、数据流转:这些都比较好理解,都是数据交易市场的一部分。

 

以上都是宏大构想,但前面说过,数据是一个供给创造需求的领域,数据的可复制也造成“需求越大,成本越低”的特点,唯有高效海量的数据交易,才能让企业和居民产生更多的数据需求。



 

04 数国家数据局成立带来的趋势与机遇


 

国家数据局的建设,解决了国家自上而下的统一组织,改变现有的运行方式、运行结构及建设思维。


 

数字基础设施和数据资源体系是数字中国建设的“两大基础”,需要对数据资源规模和质量进行大幅提升。大数据平台作为数字基础设施的关键能力,支撑政务服务、东西部算力的高效协同,一直保持较高的年复合增长率。同时,通过数据治理加快数据的汇聚融合,形成的高质量、高价值数据是数据资源体系的核心。


 

国家数据局的成立带来很多市场机会:

 

 

数据要素管理制度更加完善

 

建立合理的数据产权制度,数据持有权、加工使用权、产品经营权的“三权分置”,高效合规的数据要素流通和交易制度,建立高效、公平的数据要素收益分配制度,为数据要素市场化构建法律法规体系。完善数据的分类分级,建立数据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制度,加强对数据的保护。

 

培育数据要素交易市场

 

当前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处于探索期,应积极参与建设高效有序的数据要素市场,培育丰富多元的数据应用场景域,形成协同共赢的数据生态体系。作为解决方案供应商和数商可以在技术和模式上大胆尝试、大胆试错,抢占市场先机。

 

促进建设大数据平台,提升数据量及数据质量

 

2022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强数字政府建设的指导意见》,强调加快推进全国一体化政务大数据体系建设,加强数据治理,依法依规促进数据高效共享和有序开放利用,充分释放数据要素价值。通过政务大数据体系建设,完善优化资源库、基础库和专题库的建设,加强数据治理和全生命周期质量管理,确保政务数据真实、准确、完整。

 

持续推动数据资源平台的投资建设

 

2022年,IDC进行了数字政府大数据平台市场的研究,全国范围内的省、市、县三级大数据平台增长迅速,特别是“一网统管”的建设推动城市数据底座的建设,大数据平台年增长率达25.3%。同时,国家推动建设公共数据开放平台,通过对政务数据进行分级分类,推动监管、卫生、教育、交通、气象等高价值数据集向社会开放,鼓励第三方对公共数据的挖掘利用。鼓励完善数据资源体系,以数据促发展,培养经济发展新动能,创新社会治理模式。

 

提升区块链隐私计算解决数据流通安全问题

 

数据的易复制性导致数据共享后存在泄漏和滥用的问题。利用区块链解决数据共享参与者身份及数据可信问题,实现数据授权使用、溯源及保护,提升共享流通的效率。隐私计算在不泄露数据的前提下,通过密态数据的分析,获取所需的结果,从而实现数据的可用不可见。隐私计算确保数据计算分析的分布式处理,保证数据不出域,无法被计算方及非授权方获取数据。区块链、隐私技术在企业领域有少量实践,在数据要素流通领域还处于探索期。

 

本文部分文字来源人神共奋和IDC,由数据学堂整理编辑

上一篇:政策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武汉市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三年行动计划(2023—2025年)的通知

下一篇:数据治理的核心所在,一文讲清数据治理体系化框架

  • 分享:
龙石数据
咨询电话: 0512-87811036,18013092598
联系我们
商务联系微信

商务联系微信

0512-87811036,

18013092598

咨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