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单位信息成本是当前数据治理的主要矛盾

2023-01-24 23:23 浏览量:228

 

『或曰』本篇为金融数据挖掘系列笔记第65篇,完成于2023年1月24日,系本人对何为数据生产要素核心价值的认知过程小结,草鞋没样越大越像,希冀从量变到质变,形成对数据治理与价值实现规律性的理性认识,并据此指导实践。

一、降低信息成本是数据要素的核心价值

(一)界定信息与数据含义的实践意义

名正方能言顺事成,牛顿名著《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能成为现代物理学奠基之作,是因为他选择了正确的方法,将曾被泛指为谷物成熟、果子腐烂、动物行走、天体运行等各类活动的“运动”一词,严谨缩小并限定为一个质点从A点到B点相对位置的改变,并定义了什么是力,通过形式逻辑的推理、判断,创立了运动三定律。可见,即使有了丰富但碎片化的感性认识,如果不运用科学方法,没有严谨的定义与归纳、推理、演绎,是很难正确地创立并运用概念,基于理性认识去发现待分析对象的客观规律性。

对信息、数据、数字化、生产要素、中台、边缘计算、云平台、大数据等概念的定义亦是如此。虽然开展用户画像、提升工作效率、实现交换价值等皆是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功能,但它们都不是核心功能。应该找出并定义数据对社会化大生产过程的核心功能,正如一般等价物与价值尺度是货币的核心功能(基本职能)那样,方能为后续的无穷运用奠定基础。核心功能就是无数零之前的那个1。

(二)降低信息成本是数据要素的核心价值

总结目前的实践与认知,我认为,数据可被定义为:用于记录各类信息的物理符号,是客观实在的。对于信息的定义则众说纷纭,根据香农的定义,记录信息的基本单位是1bit,而可被测量的信息才是管理学上有意义的。信息成本,就是为获得记载信息的数据而需要付出的代价,其具体表现因这一过程所消耗的时间(时间成本),或付出的物资资源、财富或货币(资金成本)。当数据要素的控制者(处理者、使用者、拥有者等),能因掌握先进数字技术而有效降低持续生产单位高质量数据(承载数据消费者所认同的重要信息)所需的信息成本时,掌握这一知识与技能的关键人才,以及承载、记录其劳动成果的软件代码与数控设备等,因此就具有了重要的使用价值(譬如芯片),当主要地因控制并运用这些生产要素而拥有了市场(或军事)竞争优势时,记载这些关键信息的数据因此也就有了核心价值。

就数字经济发展的各阶段来说,虽然竞争的相对位置有所不同,但竞争的基本命题始终是:为满足有支付能力的用户需求,如何提升生产效率、降低单位成本,持续、大规模地提供高质量数据。这里的用户需求,在过去的十余年里,主要的是C端的消费者,发展到现阶段,则是B端的生产者。无论是传统一二产业的调查、产品设计、生产、运输、销售、服务等社会化再生产全过程,还是本从属于一二产业的辅助服务,或三产中的电子信息技术产业等,都需要自身生产效率的大规模持续提升,这就是数字化转型的客观形势。

二、数据治理在不同阶段的主要矛盾

(一)数字化首先应转型数据生产者的思维模式

数字化是组织乃至社会生产方式信息化进程的一个阶段,它较之会计核算电算化、生产与交换过程信息化处于高级阶段,又较生产与生活的智能化处于较低阶段。可以说,数字化是智能化的初级阶段,正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都有一个数字化转型普及与广泛应用,乃至实质性推动生产力极大提升,与生产方式、生产工具由量变到质变的矛盾的转化与消亡过程。

具体来讲,每一个社会组织,乃至处于整个社会再生产过程的每一个体(团体、人群)、自然人,都有一个转型过程,这里首要的是思维方式的转型,具体反映在:

其一,对待数字技术与研发或掌握技术的专业人才的态度,由视为用后即抛的“技术抹布”,逐步转变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生产工具与合作伙伴。

其二,对待数据治理活动的基本态度,由希冀一个项目(3-6月,最多1-2年)与外包公司和劳资派遣人员等人工费,就能彻底解决的短期任务,转变为核心团队日常研发运营(DEVOPS)的中长期任务。

其三,对已拥有的,或拥有使用权的海量历史数据的态度,由视之为标准不一、质量问题多多、ETL过程庞杂无趣的“包袱”,转而视之为潜在价值巨大、风险亦巨大,将成为组织核心竞争力的数据生产要素。

(二)正确自身所处的转型发展阶段

居于这一数字化过程的个体,因其参与具体实践项目与形成感性认识的多寡,或多少,或早晚,或深浅,都在形成自身所在生产过程与社会生活的理性认识。这一认识与相应理论正确与否,需要其秉持这一认识在具体的实践中予以验证和修正,乃至彻底否定。

这一理性认识对具体实践是否有益,一则取决于其规律性认识与理论的客观性,二则取决于同特定实践阶段的适当性。超越了当前发展阶段,与滞后于当前实践活动一样,都不利于具体实践活动的预定成果的顺利实现。过犹不及,就是这个道理。

数字经济就具体类型而言,可聚类分为数字辅助(数字技术辅助其他经济活动),数字融合(数字技术与工农三产深度融合,日趋完善与重要),数字驱动(数字技术与数据再生产,上升为实践活动的核心生产活动,中枢神经,不可或缺)。就当前的数字化转型实践来看,除少数行业与头部企业,如金融、电网、互联网等行业,BAYJP、工建招兴平、爱奇艺、B站、美团、携程等企业外,大多数仍处于数字辅助阶段。

头部行业与企业,已经部分或全过程地跨过了数字辅助阶段,正努力迈向数字融合阶段,并开始对外输出数字技术与专业人才。但更多的组织,当前需解决的是逐步实现产供销存等全过程的信息化,即将实体活动建模为数字模型,采集存储高活多维高质量的基础数据,以用于提高生产效率,改善用户体验,挖潜改造降低成本。它可以因借鉴先行者的理论与实践与理论而少走弯路,但前提是认清自己的发展阶段与面临核心问题,解决当前的主要矛盾,而非削足适履或拔苗助长。

结语

社会成员的全部活动,都正持续且加速向数字空间迁移,最终形成CPH(数字-物理-观念)三元空间,当前的数字化转型与数字经济,都是迈向这一目标的必经阶段。客观认识发展目标、当前阶段与主要矛盾,是提升治理能力、实现数据价值的基本功。通过坦诚交流,在思维试验中试错、扬弃、进化,应该是我们的正确态度。

 

 

来源:志明与数据

作者:或跃在渊

上一篇:数据治理的未来,在数据能力,在数据运营

下一篇:数据治理已死?!

  • 分享:
龙石数据
咨询电话: 0512-87811036,18013092598
联系我们
商务联系微信

商务联系微信

0512-87811036,

18013092598

咨询电话